想开很冷的空调

让我睡着,谢谢。

哇,社会鼓吹的“现实”价值观受众还是十分之广的。

2017-10-17

哇……我要重新追东喰的漫画了。低配版人彘的金木可以说是非常带感了。

2017-10-05

太阳底下无新事


*cp是昭白昭,互攻向。

*现代au, 极度ooc,三观不正,道德被狗吃了系列,出轨预警,道德卫士请退散。

*自我放飞,自尬自乐,流水账,而且写得很粗糙,没有来得及细改。接受不了的话请委婉地说或者不要说 。

*很多梗是来自几部电影。

白起有一个坏习惯,而且是长年累月的习惯。

当他挂掉电话,起身穿衣的时候,他的妻子已经被他不慎吵醒了。屋里没有开夜灯,布料窸窣的声音让他听出她转过身来,表情被屋里堆积的重重黑暗遮蔽着,只看见她的眼睛有几点亮光,像是河流的粼粼波光。他的妻子并不算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却十分爽朗干练,富有活力。在他们结婚之前所有人都觉得再也没有比他们更般配的伴侣了。他曾...

2017-09-03

“您一直在我的梦里。”他说,“直到——我临死前的最后一个夜晚。”

2017-08-22

恕我直言,湄公河行动比战狼2不知高到哪里去。

2017-08-10

梦中鬼


*cp是昭白昭

* 自尬自乐,私设众多,私货也多ooc严重,情节尴尬。

*接受不了的话,请委婉地说或者不要说??(。)

“你又有什么可怨的?”

比他要年轻一些的国君轻飘飘地叹息,带着一点年少轻狂的戏谑和单纯的困惑,看上去他似乎真的不知道白起为什么会对他亲手下诏的处置抱有怨言。对于国君这种轻率得有些玩世不恭的态度,白起并没有感到有恼怒或是不堪忍受,与之相反,他却由衷地感到了亲切,仿佛久违的珍物回到了自己手中。他微微低着头,连语气都为此轻缓了几分:“我并没有错,王上却要治我的罪,难道我不可以有怨言吗?”

实则白起的态度并没有放得很恭敬,但他也不惧怕国君再度迁怒他。他已经被贬为一个...

2017-08-07

当两个为别离而悲哀的人坐在一起时,又怎么会真正说出告别的话呢。

2017-08-06

内里再腐烂的人都可以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惊艳夺目,但她们内里变质流脓的腥甜总能冲破她们出色或平庸的皮囊,某一个瞬间私密而不为人知的美,飘荡在空气中向我示意。它们告诉我:她们依然是腐坏的。

2017-07-03

贵秦药丸啊。

漫协的KEY君:

秦昭王有病,百姓里买牛而家为王祷。公孙述出见之,人贺王曰:“百姓乃皆里买牛为王祷。”王使人问之,果有之。王曰:“訾之人二甲。夫非令而擅祷,是爱寡人也。夫爱寡人,寡人亦且改法而心与之相循者,是法不立;法不立,乱亡之道也。不如人罚二甲而复与为治。”

2017-05-27

他顺势解下秦王的腰封,那些繁复的玉饰滑落到地面上,清澈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封闭狭窄的地方。秦王在他颈窝里抬起头看他,眼睛在昏暗的烛光下异常明亮。他颇带有安抚意味地去亲吻秦王的眉骨,然后隔着衣服去抚弄他。

白起突然想起秦王及位不久的时候,赢稷看向他的目光是有温度的,带着些热切。秦王那时候太年轻了,他对事物的态度,对人的喜厌,对劝谏的采纳与否,白起几乎可以在他的表情上一一看出。

秦王在临近高《》潮时握在他手臂上的手忍不住攥紧,将额抵在他的颈侧喘()息,炙热而潮湿的吐息使他的皮肤变得敏《》感。他向来很有耐心,也足够隐忍,他在平常很少也不习惯屈从于自己的欲《》望。他的欲望往往都在战场上获得满足。毕竟那...

2017-05-21
1 / 4

© 想开很冷的空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