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里再腐烂的人都可以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惊艳夺目,但她们内里变质流脓的腥甜总能冲破她们出色或平庸的皮囊,某一个瞬间私密而不为人知的美,飘荡在空气中向我示意。它们告诉我:她们依然是腐坏的。

评论
热度 ( 6 )

© 金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