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展开那张白色的,空无一字的帛书。滑腻的锦帛捏在他那双握过重剑和取下过头颅的手中未免太轻。他什么也没有想到,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在胸腔里轰鸣作响,热血流淌在身体里。他在听见峡谷下铺天盖地的喊杀声和金属交接的沉闷刺耳的声响,污浊发黄的江水带着吃人的凶猛裹挟着巨石滚滚而来。”

“他盯着那道空白,仿佛要透过那张帛书再想看清楚些什么。他头痛欲裂,只觉得自己被撕开了两半。有一个他在身后阴沉冷漠地站在那里,麻木地感知到他内心的恍然大悟。世界上万般模样的七情六欲此时都纷纷扰扰的,再热闹不过。身后的他又觉得什么都没有,好像那些无形无状的清绪已经如同鲜红欲滴的甘美果实腐坏了,烂在他的心脏里。”

  ……我怎么觉得文风和前篇的不一样了。

评论 ( 3 )
热度 ( 18 )

© 金销 | Powered by LOFTER